新闻中心

主页 > 新闻中心 >

高考后迎来学生整容高峰 眼鼻整形最热 专家:整
更新时间:2021-11-22

  中国石油和石油化工设备工业协会考察组来宝鸡,未来网北京7月27日电(见习记者 凌萌)“为什么选择整容作为毕业礼物?”

  00年的高中毕业生欣欣,刚刚结束奋战三年的最后一场考试。当父母提及高考后的毕业礼物时,欣欣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整容”。

  然而,整形却不如这轻描淡写的两个字这般简单。虽然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一刻,欣欣却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如坐针毡。麻醉剂在注射了十五分钟后便失效了,剩下的时间里,欣欣切身的感受到针、线、刀子在自己肌肤上的“跳动”。

  两个小时渐渐过去,欣欣的意识也变得昏沉,朦胧中依稀听见医生口中吐出“手术做的比较成功”几个字眼。

  欣欣的手术就这样结束了,好在非常的成功,她也将迎来全新的大学生活。然而,又将有多少少男少女即将躺在那“冰冷”的手术台?这是他们与自己的博弈。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古往今来,世人对美便有无尽的遐想与追求。而现今,整容已逐渐成为“高考后”学子们热议的话题,越来越多的考生们在经历了高考的第一轮蜕变后,选择去做整容,作为自己人生的第二轮蜕变。

  据新氧APP数据显示,00后在双眼皮手术上,势头迅猛地接棒90后,成为双眼皮整形手术消费主力军。

  “我是在上海的一家网红经常光顾的整形医院做的,我希望可以变得像他们一样美丽。”刚刚结束高考没几天的陈天(化名)告诉未来网健康记者。

  “高考之前就找专家进行了面诊,预约在高考完第一天就做手术。我希望可以尽快变成我想要的样子。”由于害怕父母反对,陈天的手术选择自己一个人勇敢地面对。“人生第一次做全麻的手术就是自己一个人面对,说不忐忑是假的,所以让我的手术安排在了当天的第一台,消除等待的焦虑。”“早上进去的到下午五点多才醒来,除眼睛有点疼以外,其他地方没有任何不适。为了变美忍受一些疼痛我认为是值得的。”陈天坚定地告诉记者。

  高考后选择整容的远不止陈天一人,未来网健康记者采访了多个高考后整容的学生后了解到,“变美,更好地迎接新生活”是绝大多数年轻人选择整容的原因。

  一位在18年高考后做整容的女生田田(化名)告诉记者:“我做的项目是双眼皮,是我的母亲带我去的,我身边的朋友也有几个去做了双眼皮。”在问到父母对整容的看法时,田田表示:“我爸妈都觉得爱美是女孩子的天性,想变美非常正常,所以很支持我。并且他们了解到双眼皮手术只不过是一个很小的手术。”“我在高考前就有做双眼皮想法了,和父母商量后决定高考后找医生预约。做完双眼皮后也没什么特别的感受,就是感觉眼睛比以前更好看了。”

  另一位做完整形手术的女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整完容之后的生活质量也比之前改善了很多,能够改变原来普通的命运过上现在的生活我已经很知足了。”

  但仍有一些家长持反对意见,他们表示整容改变了孩子的本来面貌,还是天然美来的实在;整容面临很大的风险,一旦失败,家长和孩子都接受不了。

  每年高考后,各大美容医疗机构便会增加许多年轻的身影,成为学生们光顾的场所。不少学生更是有家长陪同伴其左右。对于高考后的“整容热”现象,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

  杭州某医疗美容医生杨海波在接受未来网健康记者采访时表示:“每年高考后学生整容占比约20%左右,基本上都是父母陪同来的。这些家长们的思想都比较开明,且文化层次相对较高,为了孩子以崭新的面貌迎接大学生活。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有一个孩子是爸爸陪同来的,是南京某大学的教授。”

  据了解,学生群体整形的热门项目,大多集中在双眼皮、开眼角、鼻整形、祛痘等项目上。

  首都医科大学临床硕士李瀚林表示:“高考后整容的学生会比平时多一些,大概有百分之二十到三十这样,而且来咨询脱发的比例不低,可见现在孩子的压力不小。总体来说还是做双眼皮手术的居多,其次是脱发,色素痣瘢痕之类的手术。价格波动空间比较大,在1500-10000左右。一般都是父母陪同的下,父母大部分还是支持,小部分只是单纯来咨询了解一下。”

  记者采访了相关家长,部分家长表示“如今是个看脸的时代,趁现在高考完时间充裕,给孩子整一整。”还有的父母认为“现在家庭条件好了,孩子对自己的长相不满意,花点钱满足她的心愿也挺好。”

  健康记者查找相关资料了解到,在中国整容整形业兴起的10年中,平均每年因美容整形而毁容毁形的投诉近2万起,但最终得到赔偿的却寥寥无几。

  早在2014年,三位花季少女赴韩整容。她们原本如花似玉,整容后换回的却是鼻歪脸斜。韩国整形机构对外的回应却是:“她们的手术很成功,不存在问题,没有进行修复的必要性。”

  2019年2月,贵州19岁女大学生夏某因隆鼻手术失败而丧命手术台的事件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命案发生后,事发机构利美康没有一人站出承担责任,而是凭借自己在当地一手遮天的能力,积极地撤掉当地各大平台的新闻。

  据河北青年报发布,一位在校女大学生因做整形手术向某不明机构借款,签下了借款协议,最终手术失败,该女孩鼻子被整歪了,还因无力偿还借款而遭威胁。

  据天猫《2019暑期医美数据》显示,从去年6月中旬开始,天猫上购买医美类产品的整体人数增长了2.34倍,其中18-24岁的人数是去年同期的2倍多。

  另外,2018年新氧发布了《新氧2018年医美行业白皮书》,其中指出,2018年,00后消费者占医美消费者的18.81%,每100位医美消费者中有64位90后,19位00后,也就是说,70%以上的医美消费者是90后和00后。历经两年的演变,今年的比重应该更高。

  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整形医生王玲表示:“近两年整形越来越低龄化,越来越大众化。整形是对自己高要求的一种表现。随着整形人群越来越广,大众对整形的接受度也越来越大。但万事都有个度,如果拿捏的不好,很可能就会变得有问题,一方面是心理,另一方面是身体。”

  大连市中心医院整形美容科主任王琳则表示,高考后来了不少替子女咨询的家长,他们各个有备而来,准备好了照片、视频,甚至为孩子们提出的问题来当面询问。王琳医生进一步指出,整容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希望各位家长和学生谨慎对待,开个好头比什么都重要,毕竟孩子们都是一张白纸,一旦落笔有误,修改之路漫漫无期,事倍功半。